Category:杉思

  前几日在湖边漫步,偶遇数只稚猫。在桥边的石制围栏边,貌似是他人遗弃的,距它们一炸处摆放着一个小蝶,但却已空。
  其中一直慢慢挪到了我的脚边,我似乎感觉到了它的饥肠辘辘。豆大的眼睛望着我,让我相信它愿意将灵魂交付于我。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感。这种发于本能的信任是有重量的,是至纯的仙境之音低落在心弦的感觉。
  我不由地幻想它经历了什么?为何被遗弃?虽说猫强大的繁殖能力给这一不乏其中有些生灵不能简单地存于世间。卸下高傲的性格信任人类?它们是不羁的生命,自然的野性驱使它们跳跃,追逐……
  或许是幼小?
  第二天的火车让我没有能力收留它。或许,自然是它们最终的归宿。虽然这有些牵强。这般自由的生灵不会在走投无路才放下自我。
  还是走远吧?这样可以少些罪疚感。
  远了,小小的心,凉了……
  折返回来,这些橘团依然不在。空空的碟子。
  夜晚,或许是上帝留下的人性的考验。
  奈何,坚固的盔甲否认着一切。
  停留于心,却难现于行。
  罪疚吧,埋入深处。慢慢的,已然麻木。

  昨天我参加了一个助教的面试,工作内容挺简单的。只要帮助孩子们背单词就行,两个小时50元。个人觉得能学到的东西还是有限吧。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内容是在班上对一篇古文,我觉得很简单,没做丝毫准备。但上台后发现好多生词。但我又要保持我的自恋,不敢承认我不认识。哪怕明明知道读错了还是坚持读完了。然后快速地下台了。
  醒后我是这么分析的。我知道我的古文不太好,高考语文也是在这里失去了很多分。小学时我的英语学的很吃力,虽然现在有大量的美剧积累,英语水平满足和普通的以英语为母语国家的人交流没问题,但内心还是恐惧的,甚至可以说英语的学习是取了巧的。暂且不论这种方式方法对不对(其实是正确的)但内心还是有不安的。
  这份工作内容很简单,理性的大脑觉得不屑一顾。但内向的性格又告诉潜意思似乎困难。我想梦已经告诉我了答案。其实我是不想做这份工作的。但从另个侧面看,这份工作是可以给我提供帮助的。